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AS】刺杀Landlord<7>

被B站的事情搞得没心情写文。

就先码一点。明后天都打工。

写了那么多悬疑我终于可以写谈恋爱了x

===============================

**

  虚假的和平生活。

  用来形容现在的自己,这个词语再适合不过了。

  每天早晨准时起来,从酒吧出发去公司上班,晚上在外面吃过晚饭后回到这里。

  平均一天隔一天能够碰到晚上来这里打工的相叶。

  比起在家里,确实是什么都不用担心,睡觉都可以闭上眼睛在10分钟内睡着的和平环境。

  期间问了相叶雅纪,家里也并没有出现什么异常,不如说没有了樱井翔之后,就再也没出过任何奇怪的事。

  袭击犯的目标只有他。

  回到那里只是迟早的事情,不可能永远的躲在这里。

  樱井和相叶都十分清楚这一点,尽快揪出袭击犯一事也开始变得迫在眉睫。

  事情开始出现转机是住在酒吧的第五天。

  和前四天一样下班后回到了住处,从前门进去和在整理吧台的店员们打了招呼后就直接上了二楼。

  正准备放下包去冲个澡然后休息的时候,接到了相叶打来的电话。

  “小翔?我现在在酒吧的后门,你能下来帮我开下后门吗!快点!”

  明显是压低了声音的样子,即使没看到他人,樱井也能感受到他似乎在躲避着谁。挂断了电话,他马上下楼去,小心的打开了后门。

  从门缝向外望了几眼,并没有看到相叶在哪里。

  在稍稍向外探出头的瞬间,从视线盲区扑过来的人影,一下挡住了他的视线。

  大脑都还没有跟上发生了什么,两个人就一起滚进了室内。

  相叶比他更快反应过来,从地上站起来一下关上了门,并扣下了反锁键。

  “你想干嘛啊!突然撞过来!”还想继续抱怨下去的样子,樱井抬起头来,却对上了相叶有些惊慌的眼神“怎么了吗…外面有什么?”

  不过也能够猜到大致了。

  不好的预感总有应验的那一天嘛。

  从相叶满头大汗有些慌慌张张的样子就知道了。

  “不能确定,但是,觉得有人跟着我…”

向樱井伸出手把他从地上拉了起来,相叶和他一起回到了二楼的房间里。

“你被发现了吗?”看着相叶‘咕噜咕噜’的把冰水一饮而尽,樱井拉上了窗帘,从窗口看出去倒是没有看到什么可疑人员,不过能被一下就发现也不能被称作跟踪狂了。

总算是喘了一口气,相叶摇了摇头,但似乎也不是否定的意思。

“我也不知道,我觉得应该没有发现。”和樱井一起挤到窗边,小心翼翼的向外张望。

晚上八点,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深究一下在哪个路灯所照不到阴影处站着一个人也不奇怪。

现在只有相信没有被发现的可能性。

黑暗开始扩散了。

确实是毫无根据的预感,樱井只觉得看不见的压迫感渗透进了自己的每一个细胞,就在刚刚的那几秒。

看不见的黑暗里究竟隐藏了什么…

用手去触摸的话会碰到什么……

“你…今天不要回去了!”思考了几秒后得出的结论“太危险了,如果真的有跟踪的话,还是不要离开这里比较……”

话说到一半才感受到了直直的刺过来的视线,樱井一下被盯的不知道怎么说下去。

“这种时候还在担心我?”圆圆的杏眼一眨一眨的,丝毫没有躲开的意味。

“当…当然的啊!遇到危险的可是你。”

怎么了?那是相叶雅纪啊,每天低头不见抬头见的人。

仔细想了想樱井似乎从没有认真端详过他的脸。

今天也是第一次,被那双深色的眼睛看着,就像要被吸进去了一样。

“嗯!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又拉开了距离,相叶一蹦一跳的跑到衣柜前“我穿小翔的衣服应该会有点紧吧,毕竟我比较高!”

“哇啊!一共就这么几件,你就不能将就一下!!”

都被逼到不能回家的境地了,还有闲心开损人的玩笑。

多亏了他似乎也更安心一点了。

“谢谢啊…”

从各种意义上来说都很感激,能够一起克服这一关就好了。

“小翔不用道谢~”随手挑了几件T恤准备去浴室冲澡,相叶冲他笑了笑“毕竟一会儿要和你挤一张床了,要道谢的是我!”

……

嗯?

“哈————?!”等到他走出房间樱井才理解了他刚才的发言。

非要说起来,这个房间也确实够小的,很难再加一张床铺,也没有沙发,如果分开睡只能有一个人睡在书桌上。

不行不行,虽然被人盯着性命是最大的危机。

要和相叶雅纪一起睡这一定也是他现在所面临的危机了。

他就一点都不介意嘛,和一个男人挤一张单人床?

摁着突突跳动的血管,樱井似乎陷入了新的烦恼之中……

——————TBC——————

评论(13)
热度(33)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