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AS】刺杀Landlord<10>

其实这里不是糖来着。

这里已经开始坏掉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感觉到…

嗯,混个更新!

================================

**

  樱井和相叶失踪了。

  准确的来说也不是完全失踪。

  他留下了字条……

  因为工作调职的关系暂时都没法回来了。

  相叶呢?

  相叶编了什么理由从那里逃出来?他没有追问,也无从得知。

  怎么样都好,只要现在,哪怕只是暂时的,他们两个是安全的就好。像是从地狱逃到了新的伊甸园一样。

  每天从工作单位回来,回到相叶所工作的酒吧二楼。

  对这个有些拥挤的住处的抱怨最终都化为了习惯。

  他甚至想到了等再攒几个月的工资就去哪里再租一间公寓。

  肯定不可能和原来一样大,但至少应该比现在这里好。

  至少不用和相叶挤在一张床上。

  一闭上眼睛,脑子里无数次的滚过相叶雅纪的脸,睡着时毫无防备的脸,工作时稍稍有些认真的脸,担心自己的脸,还是拥抱与接吻时,仿佛笼罩着迷雾一样,看不清正体的脸。

  很奇怪。

  他们两个并没有在交往,别说交往。就连一点恋爱之类的征兆都没有过。

  只是普通的关系比较好的室友而已,最多也就一起去路边的澡堂泡过澡而已,最多也就一起出门去超市买个菜而已。

  是友情而已。

  就连肢体接触的出发点,都只是友情而已。

  意志薄弱的人会在生活中寻找所谓的精神支柱,从低档次的开始说起,许多人在生活稍有不如意的时候就会开始暴饮暴食,靠吃东西来调节自己。逐步往上,便会发展为饮酒吸烟,一旦越过了警戒线,有人便开始沉迷毒品,把自己投身于纸醉金迷的世界。

  用毒品来打比方是否恰当,樱井自身也抱有怀疑。

  他确实在精神上依赖了相叶雅纪,而且越发到了不可收拾的地步。

  因为尊严的问题,在表面上没能表现出来,他一直维持着镇定自若的样子,去工作,工作回来,时不时去楼下酒吧喝一杯…

  看起来似乎没有什么问题。

  但是……

  ‘滋滋’的手机震动声。

  刚刚响起,他就急切的拿起手机解锁了桌面。

  「小翔吃不吃豆乳布丁,我顺便带回来。」

  「嗯,麻烦你了。」

  简短的回复。

  却是樱井翔人生中回消息的巅峰速度。

  似乎有相叶在,他就会感觉轻松一点,不用担惊受怕,不用一个人承担太多,噩梦都减少了许多。

  他不喜欢肢体接触,可是相叶没问题。他还会主动的去接触相叶。没有大胆到会扑上去拥抱,更别提接吻,只是稍稍的把肩头靠在一起,都会有安心感。

  依靠他的话总会有办法的……

  ‘真是太差劲了’——樱井对自己下的评价。

  被别人看到了这副软弱无力的面孔,一定会被嘲笑的吧。

  但是没关系,相叶的话一定不会说什么~

  “我回来了!”门外‘噌噌噌’的脚步声,轻盈的踩着楼梯上楼来的声音,相叶手里拎着便利店的袋子从门口跑了进来。

  他似乎也已经习惯了回到这间小房子的感觉。

  小到连桌子都没有,只能两个人盘腿坐在地上,吃便利店里带回来的布丁。

  没有袭击犯,没有性命之忧,和相叶在小房子里共度的日子正在变成自己的日常。

  “啊,这个好好吃。”三口两口的把布丁挖进嘴里,糖分的甘甜溶解在舌尖后慢慢消散“有种小时候暑假时坐在公园里和朋友一起吃刨冰的感觉。”

  简单轻松自在的日子,樱井时不时的会对小时候做过的种种产生某些怀念。

  “那个时候的刨冰真的就是冰块碎片加果酱啊,都没有现在好吃~”相叶似乎也吃完了手里的小甜点,视线向上望着天花板,有一句没一句的和樱井搭着话“不过就算没有好吃的刨冰,小时候也还是很开心,到底是为什么?”

  因为没有那么多压力吧。

  答案显而易见。

  弯下腰去收拾便利店的塑料袋,却和同时一起伸出的手叠在了一起。

  樱井抬起头对上男人的视线。

  相叶是故意的……

  他抽不出自己的手,所以一定是故意的。

  “等等,你要干嘛?”也不是讨厌被相叶抓着手,只是突然这样让他想不出接下来应该说些什么“让我丢个垃圾。”

  “嗯。”意义不明的笑了下,相叶松开了手。

  “噗,你笑什么啊…”樱井自己也跟着笑出了声,没有为什么,看着相叶的脸有时确实挺想笑的。

  保持着盘腿的姿势,他向前倾了身子想把相叶的布丁外壳一起收进袋子里。

  就像看准了他低头的时机一样,坐在他正对面的相叶也一起低下了头,将自己的唇贴上了他的唇。

  这是第二次了,毫无征兆的接吻。

  相叶看起来很乐在其中。

  不仅仅局限于嘴唇与嘴唇的触碰,而是舌与舌的相互追逐。

  唾液中还浸透了刚融化在口中的布丁,若有若无的有些清甜的味道。

  “放……开…”用尽了最后的理智,樱井推开了他,用手背抹了抹嘴边,擦去了刚才一不注意从嘴角滑落的唾液,努力的稳住了呼吸,按耐住心脏都快要跳出胸膛的心情“你,到底…”

  “我一直都很喜欢小翔!”

  “喜欢是指……?”

因为坐姿的问题,樱井几乎没有后退的时间,就被相叶逼近到了眼前。

“这方面的喜欢啊!”

然后再一次的,唇瓣紧紧相贴。

「我也喜欢。」

这种话给樱井他是一辈子都说不出口的,所以至少换成束手就擒的话,对方会不会理解呢~

————TBC————

评论(16)
热度(35)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