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AS】39℃恋爱温度<20>(波多野卓巳x铃木太阳)

【上】

===================================

  铃木太阳有一个烦恼。

  那是个对谁都不能说的烦恼。

  从上次有了肌肤之亲后,太阳也彻底放下了戒心,收掉了打地铺用的被褥,换成了和波多野一起睡大床。

  从交往的第一天起…

  不,是交往前开始,太阳就一直担当着被动的角色,对于年龄尚小刚刚踏入社会的他来说,要在气场上凌驾现年29岁,再过几个月就是而立之年的波多野医生,还是差了一大截。

  从正面迎击的胜率大概就只有百分之零点几。

  然而,在越来越多的接触后,太阳也渐渐的发现了波多野无论再怎么狡猾,也是有突破口存在的。

  感谢自己能够爬上床的特权。

  让他发现了恶劣到极致的医生的弱点。

  20岁正是奋力打拼争强好胜的年龄,一直被那个医生压抑的反抗心终于又展露了头角。

  别看波多野做事干净利索,没有一丝漏洞的样子。

  他在睡觉时意外的会是个很可爱的人。

  撇去喝醉酒的那次,和少有的几次特例,太阳可以保证,他每天都比波多野入睡的时间要晚。

  每次当他还在洗手池前刷牙洗脸时,亦或是和恋人一起躺在床上摆弄手机时,等他回过神来总能发现波多野已经沉沉睡去。

  太阳不敢轻易的去动他,因为波多野睡得快,醒的也快,稍微大一点的动作就能把他弄醒。

  但唯独这张卸下一切的睡脸。

  让铃木太阳无数次的产生了希望自己能有时间静止魔法的念想。

  把时间停止在这一刻,然后趁机狠狠蹂躏他一番。

  好不容易抓到了波多野的弱点,可又怎么都想不到如何利用这个点来给这个男人一点颜色看看。

  这方面说不准各位女老师会有一些经验。

  可以问的人近在咫尺,铃木太阳却怎么都觉得问不出口。

  以上就是烦恼的大致内容。

  止不住的反复思考这个问题,同时又不能让波多野发现自己有任何端倪。

  日复一日都是这样的生活……

  煞是烦恼!

 “小太阳,吃饭的时候别发呆。”

  手里的碗猛的被对面人的筷子敲了一下,险些没拿稳。

 “啊啊啊!呼~吓死人了,差点就浪费粮食了。”

 “你在想什么啊?”往嘴里扒了口饭,用质疑的目光把紧张的缩起脖子的小情人上下扫了一遍“最近很不对劲…”

 “呃,没有没有!”打断了波多野的话,太阳没有别的想法只管否认,眼神却看向了别处不敢去正视对面人的视线“你想多了吧,啊,快吃饭啦,菜冷了就不好吃了,哈哈哈~”

 整个室内回荡着尴尬的笑声。

 “……”

  不仅如此,波多野看他的眼神越发的尖锐,太阳只觉得自己被盯了个穿。

  只能说——煞是烦恼!

  根本问题就是怎么才能让波多野睡得更安稳,而不是随随便便一碰就醒。

  在太阳的考量中,包括了各种各样的计划,其中也不乏有‘下安眠药’这样的过激选项。

  当然,就结果而言这个危险的方案是不可能实行的。

  太阳二十年来就没有使用过安眠药,不知道用量和用法,而波多野又是时刻不能掉链子的工作,用安眠药实在是太过恐怖了一点。

  要是把医生给毒死了就惨了。

  “呸,我在说什么。”

  太阳为自己能有如此阴险的想法感到害怕。

  如果能有替代品…

  “嗯…美奈子老师平时不会失眠嘛?”

  待到小孩子全部下课后,只留下向日葵班的两个带班老师打扫教室。

  “啊?”从没想过太阳还会有这样的烦恼,美奈子明显楞了几秒“太阳老师,你…失眠?”

  “怎么可能。我替朋友问的…”

  心虚的编了个谎,想要用在奇怪的地方这种事还是不要说出去比较好。

  “安眠药一类的?”

  “啊,那个不行,他似乎是不太能吃这种药的体质。”

  “会过敏的意思?”

  “对对对就是那个!”

  真的是朋友吗?

  就连美奈子都能感受到的反常。

  “那……”把脑子里所能想到的物品全部扫了一遍“睡眠水那个怎么样?”

  “睡眠水?”

  没听过的名词。

  “便利店有卖的,那个蓝色的瓶子。”美奈子老师随手比划了一下瓶子的大小。

  “这样,谢谢!那我今天去看看!”喜形于色的收拾完扫地的工具“辛苦了,我先下班了~”

  “哦…诶?太阳老师!”想说还有个名单要整理,一转眼太阳已没了踪影“真的是朋友吗?”

  女人的直觉告诉她,太阳向她打听这个应该别有用意。

  别用在不好的地方就是了。

评论(2)
热度(52)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