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SA】虚拟恋人(五)

喜欢这篇文放飞自我,想到哪儿写到哪儿的感觉2333

====================================

  …………………………

  没有勇气去面对它?他?

  脑袋里乱糟糟的不知道用什么称谓去称呼比较好。

  姑且还是称其为AI樱井翔吧。

  相叶想要把他做的事情全都推卸到喝醉了酒,什么都不记得上。事实上要真的这么去解释的话,樱井也奈何不了他怎么。

  然而,相叶他就是有这个耿直的说不了谎的毛病。

  对着屏幕里的樱井直勾勾的射来的视线,就只觉得自己费尽心机包装了一层又一层的说辞被一只手直接探进了核心取了出来。

  “我这是在想什么啊!”

  昨天一整天没敢去打开电子屏见樱井,更不敢用手机给他发消息。

  一想到樱井他就害怕极了。

  害怕樱井和他提起那件事。

  “怎么回事,你再这样我回去了啊。”灌了一大口发泡啤酒,被相叶一通电话约出来的二宫和也抹了抹嘴。

  他不像相叶每天能准时下班,各种意义上来说,他可是忙得很。

  程序员的每一分每一秒都是很宝贵的,他现在出来是看在相叶的面子上,谁知道这人把自己叫出来以后也不说是什么情况。

  就一个劲的唉声叹气,让人怀疑他是不是银行账户被人盗用了,还是房子被人卖了。总之就是张天塌下来了一样的脸。

  “别别别!”一把揪住二宫的袖口,相叶立马投降“我就问一点问题,很快的!真的!”

  “那你倒是问啊!”朝天翻了个白眼,二宫趁着他纠结的间隙又向服务生点了一份煎饺,反正今天是相叶请客,可以随便吃到饱“你不就是有事问我才叫我出来的嘛,问到现在都一个多小时了。”

  天知道发生了什么。

  “那我问了啊…”

  “嗯。”

  “开发AI樱井翔的人是谁啊?”

  想来想去还是问这个比较直观,以相叶的脑洞来说他更想问,可不可以和AI谈恋爱的,可毕竟是发小,二宫和也的个性他还是了解的,这问题要问出口,估计二宫和也从此会给他贴上‘脑子有病’的标签,并把他拉入黑名单。

  只能拐着弯来了啊。

  “你知道这个有什么用啊?”没想到相叶会一下子问出这种商业机密等级的问题,二宫停下了往嘴里塞煎饺的动作“那台机子又出问题了?”

  “没有…”

  是我出问题了。

  想这么说的,果然这种问题即使念在发小的感情上,他也不会回答了吧。

  “那你还有什么烦恼…啊。”咬下煎饺皮冷不防的响起‘咔嚓’的清脆响声,二宫觉得自己也许猜到了什么“什么,你在和机器吵架吗?”

  想想也是。

  之前相叶被那台机子盯的那么紧,每天迟到几分钟回家就铁定会被数落一顿,把樱井设定成那样严厉的个性也是自家老板的恶趣味。

  偏偏这机子的试用者是懒懒散散的相叶。

  那可比老妈的管教还要可怕了吧。

  而现在,相叶都下班好几个小时了,还和自己在这里悠哉悠哉的喝酒吃饺子。他这不是故意和樱井对着干么。

  特别像和家长闹别扭的小孩子。

  “唔…”意味深长的沉思了几秒“也不能算吵架……”

  一闭上眼睛就会无限回放,那天冲动又愚蠢的自己,趴在一人高的屏幕上就把自己的嘴往上凑。

  明明触感也很差,冰冰的就和亲了墙壁差不多。

  可是樱井不一样吧。

  他一定能感觉到……

  “我说你,不要太考虑机器的心理啊,他们是没有心理的。”三下五除二的把桌上的食物一扫而光“虽然不知道你在纠结什么,但这一点你一定要记住。不要投入的太深啊,你这样和沉迷二次元galgame的宅男有什么区别啊。”

  “Nino…”

  “我忙着呢,再不回去老板又要打电话来催了,等你啥时不想要那个了,或者机子又坏了再来找我哈~”丢下还在原位摇摆不定的人,二宫头也不回的快步走出居酒屋。

  在他走回公司大楼的前一秒,手机很适时的响了起来。

  “喂,啊啊,我马上就回到办公室了。”

  预料到上面会来催,二宫在看到来电号码的那一刻就准备好了说辞。但是,对方的下一句,立马又超过了他的想象。

  “诶?相叶吗?没问什么吧,我也搞不懂他在想什么就放着他不管了。”

  事实。

  他确实只是懒得研究相叶的私事,有什么烦恼自己解决才是真的。

  好在对面也没追问什么,就挂下了电话。

  眼前的信号灯跳到了青色的那一格,他迈开大步走进了自己公司所在的大楼。

  ……

  什么都没问明白,又被二宫丢下,还顺便请了客,今天也是毫无收获的相叶雅纪耷拉着脑袋用钥匙打开了自己公寓的大门。

  二宫让他不要总去在意机器的心理。

  可是樱井真的没有心理吗?

  相叶至今还记得被自己‘强吻’过的,屏幕那边的那个人,脸上带着害羞,又有些生气、惊讶、复杂的神情。

  没有心理的东西,会有那么人性化的反应吗?

  还是会有些顾虑,相叶最终决定直面那个人,应该被称之为‘人’吗?

  深呼吸了好几口,他按下了电子屏的开关。

  “………”时隔将近48个小时的再会,屏幕那一端的人也是异常纠结的表情,很少见的,没有说任何话。

  “呃,小翔?”顶着尴尬的气氛,相叶决定由他这边来开始话题“你生气了吗?”

  “你说呢?”很快得到了回应。

  也是,突然被强吻,还是自己的主人,论谁都会生气的。

  “对不起…”

  “一句对不起就想交代你这两天都在干什么?”

  以为他一定是在前两天的事情生气,而樱井的下一句话却使得相叶一下看见了胜利的曙光。

  “诶!是在生这个气啊!”

  “那当然的啊!不然呢!”

  太过自然的回答。

  不由的让相叶想起了二宫说过的话。

  ‘他们是没有心理的’。

  想必樱井已经在程序的演算和自我更新中把相叶乱七八糟的告白和行为给当作垃圾数据处理的一干二净了。

  完美的免去了可能会碰到的尴尬。

  同时又让他觉得微妙的失落。

  怎么感觉就像被人不着边际的甩的干干净净,没有留下一点痕迹。

  “太好了…”撇开微不足道的失落感,至少现在能够恢复到那天以前,那也好“我不会再把你这么放着啦!”

  一切都恢复如初就好。

  “真的?”

  “真的!!”拍了拍自己的胸脯,表示保证,相叶松了口气。

  没事就好没事就好,什么嘛,亏他还烦恼了那么久,还去麻烦二宫和也,早知道这样就不请客了。

  “那你的练习我也陪你好了。”

  “什么练习?”冷不防的这么一句,弄得相叶也没有反应过来“诶?难道?诶?是那个么……”

  在那天做了那些奇怪的事情的之前。

  “嗯。”扬起的眉毛不再拧成一团,樱井终于看起来不再是生气的样子“只是练习的话,用我的数据库应该是可以的,你不在的时候我准备了一下。”

  说着干咳了几声,AI樱井翔点了点自己的脑门,以示自己的周全考量。

  “小…翔……”

  “我的话,可以模拟各种各样的场合,仔细想一想,似乎也可以帮到你一点。”恢复到了机械的模式还在滔滔不绝的说下去,樱井丝毫没有注意到正在慢慢靠近自己的相叶“综上所述,请多指教,相叶君,请问你喜欢怎么样的称呼?”

  这可能是樱井唯一的弱点了,在集中注意力进行运算的时候没法注意周围的事物,即使只有几秒钟,也够相叶去钻他的空子了。

  “小翔!!!谢谢!!!!!”像只大型犬一样飞扑了上去,相叶又一次以非常不舒服的姿势张大双臂抱住了眼前的这块屏幕“叫什么都可以啦!我就知道小翔最好了!”

  他是很不舒服,抱着块硬邦邦的屏幕,可他知道屏幕里的樱井应该感受到的是切切实实的拥抱。

  “你,别突然抱过来啊!”不如说这也是樱井最头痛的状况。

  这可是单方面的捉住樱井的魔法,他现在只觉得自己快要被勒到窒息,可以的话,他想把下一次给开发者的报告书里写上,减小外界感知功能的灵敏度。

  “有什么关系!现在小翔是我的男朋友了啊!”不但不松手,还把脸贴上去蹭了蹭“请多关照!”

  “我知道了,快松开!不然我随时可以取消这个服务的。”

  “不行不行!”

  开心到不行。这个月以来最开心的一刻应该就是现在了。

  去他的什么注意事项。

  一想到接下来樱井会以恋人的身份和自己对话,由心底上来的满足感和期待感,在当下很难用任何语言来形容。

  这正常吗?

  对一个人工智能有这样的感情,这样真的没问题吗?

  嘛,现在光顾着高兴,这种问题在脑内也只是一闪而过,很快被丢到了九霄云外。

————TBC—————

评论(10)
热度(55)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