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SA】虚拟恋人(六)

心累………………

===============================

<不存在的人?>

  「喜欢的人、喜欢的人?

  没有经历过的我又怎么会知道这些……」

  似乎是做了一个噩梦。

  梦到了什么已经完全不记得了,只知道意识清醒了以后,能够摸到眼角还残留着的水迹。鼻子翁翁的,像是哭过的样子。

  什么什么?!

  细细算来,自从小学被同学欺负过一次以后就再也没有哭过了。

  因为没有用啊。不会有人因为你经常掉眼泪就对你施予同情心,尤其当你还是个男人的时候。

  这都梦到了点什么?

  用冷水洗了把脸,把脸上不该留的印记全部洗了干净,相叶把吐司面包塞进了烤箱,快速的换上了上班必穿的西服。

  在意还是很在意的,不过既然忘了也就随他去了吧。

  搞不好又梦到小时候被隔壁班的胖子欺负的事情,那还是不要想起来比较好。

  出门前路过了客厅里的那块电子屏,纠结了几秒还是决定不去开它了。再拖拉就要迟到了,想见樱井的心情也只能留到晚上再抒发了。

  凑上嘴唇,在屏幕上差不多的高度上亲了一下。相叶带着刚交到新恋人的欣喜与愉悦之情,踏上了去往公司的JR线。

  说起来真是不可思议。

  他现在的心情比读中学时,在情人节给喜欢的女生送了巧克力都要开心。

  那个巧克力最后被不了了之了。

  他什么回复都没有得到,然后那个承载着他青春年华所有记忆的少女,和高年级的前辈交往了。

  看起来也是完美的结局。

  自己喜欢的人看起来很快乐,况且确实和前辈交往要比和相叶交往靠谱许多。

  那样就好…

  心里再有数不尽的失落,相叶还是选择了自己往肚子里吞。

  想来,那可能是他至今那么几十年的人生中,第二想哭的时刻。好在已经上中学了,不是小孩子了,凭借自己的意志力眼泪很容易就能克制住了。

  不过怎么想,都不会想到自己有今天这一天。

  像那个妙龄少女一样,让他产生贪恋之情的人又出现了。

  或者说那根本不是人类。却无时无刻不出现在自己身边,不知不觉已经变得和每天呼吸的空气一样让人习惯了。

  中午不知道应该吃什么时,可以发消息给樱井,问他吃什么比较好。

  工作做到累的时候可以发消息给樱井,聊一聊‘今天天气真好啊’。

  下了班买好食材第一时间回到家,开着屏幕边聊天边研究料理。在他强大的网络教程和指导下,相叶这种一开始只会做茶碗蒸的菜鸟都学会了中式、和式到西式各种各样的菜品。

  最为惋惜的,不过是做了非常完美的料理,不能让樱井尝到。

  不能触摸到,可能就是最后的局限了。

  况且还是单方面的,樱井能够感受到他的触碰,他却不能……

  “如果小翔是真的人就好了啊~~”相叶闭着眼睛都能想象到他们的生活会有多快乐。

  每天关了屏幕躺到床上,他也会时常在心里描绘如果樱井能够走出屏幕,那会是怎样的一个人。

  一定是个每天把自己打理的干干净净,无论正装还是休闲运动衫都能Hold住,身上香香的,有点口是心非,有点别扭有点可爱的人。

  如果科技能发展的再快一点就好了。

  能够有让樱井走出屏幕的技术就好了。

  如果是那样的话,就太好了……

  只是妄想的话……

  “啊——应该不会有这一天了吧!”无论怎么想最后只能收住脑洞,钻进被窝去来强迫自己入睡。

  那之后也没再联系过二宫,考虑到他工作可能很忙。相叶也拉不下脸随便拖人家出来碰面。

  “这样的生活感觉就好像只有小翔会和我说话一样呢~”在桌前吃饭时,相叶一脸心不在焉的盯着电视,有一句没一句的进行着闲聊“嘛,不过小翔从一开始就只能和我说哈,这么看来还是你比较惨一点。”

  樱井扁了扁嘴,只想告诉他,他在关机后,内部网络和程序管理员(也就是那个二宫和也)还有开发员等等都是有联系的。真正意义上来说,樱井的对外交流要比相叶丰富的多。

  要说出了这个事实相叶可能又要抱怨了。

  不知不觉樱井都已经学起了揣测主人的心理。

  照理说他搭载的程序在心里分析方面并不是特别完善,可能每天被相叶带着,已经有了自我演化了也说不定。

  「相叶是我的主人」

  「相叶是个很需要督促的人」

  「相叶是个很天然很好懂的人」

  「相叶是个很依赖我的人」

  「相叶是个喜欢我的人」

  「那…我呢?」

  无法再回答下去,哪怕利用网络搜索也搜不到类似的答案。

  这样勉强维持了平衡的日子一天一天过下去,这个问题就越来越深的开始困扰着樱井。

  他是个上知天文下知地理,从家务小事到六法全书,什么医学常识,生物学理论统统不在话下的优秀的人工智能。

  设计理念应该是100%能够完美解答任何问题的AI。

  然而,现在那又算是怎么回事。

  一想到这方面的问题,就好似机身过热一样的无限死机,身体在不断出现过负荷运转的信号。

  再继续下去的话几乎就要到了崩溃的边缘了。

  樱井翔打出身起第一次,陷入了深度的不安之中……

  不往上汇报的话,自己再这么硬撑着下去,当机是早晚的事情。

  汇报的话,这么严重的BUG,可能他就会被公司直接回收都说不定。

  眼前有两条路,哪一条都是不能继续陪相叶雅纪走下去的路。

  回收是小事情啊……

  相叶没有了他,那就完了不是么?

  非要说起来樱井可能是后悔的,后悔自己把相叶管的太好了,这样,相叶一旦没有了他这个保险栓,真的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

  “小翔,最近状态不好吗?”

  偏偏这种时候又收到了来自还在上班中的相叶的邮件。

  “什么状态不好?”确实是不好,可是他觉得他应该没有在相叶面前表现出来。

  “回信越来越慢了~~?”

  句尾用了问号,就连相叶自己都不确定自己的感觉是不是出了偏差。

  樱井看起来正在变得越来越疲惫,像极了用久了的台式电脑,启动起来总是卡卡的。

  啊,相叶虽然看起来笨,直觉却是准到不行啊。

  再这样下去会走到死路的……

  “一直没和你说。”想了想樱井编辑了这样的文字“你只是拥有我这台主机的一个使用者,不要对我投入太多的感情比较好!”

  这么说他可能是不会懂的吧。

  再加一句。

  “我是不存在的人,这一点你一定要想清楚。”

  剥离了樱井翔的名字,他只是台供人试用的智能电脑。

  等到试用期过了,产品正式上市了,那他这样的AI马上就会遍地都是。

  谁还会记得樱井翔这个名号。

  换一台机子,标上‘樱井翔’的标签。

  谁都是一样的。

  听起来有些残酷,可阐述这些对于樱井来说不费吹灰之力。

  比思考喜不喜欢什么乱七八糟的问题要轻松的多。

  让相叶从根本上理解自己是个‘不存在的人’,这是当下唯一一条出路了。

  比起当机报废,樱井还是想让自己长命一点,把报告整理好发送给总公司,让他们来回收一下自己,为即将上市的产品提供更好的数据,那就对了。

  能激化出这个BUG,相叶也算是为项目策划作了不小的贡献,到时一定能收到公司发出的奖金的。

  三番五次的推算,这便是当下最为美好的一个Happy End了。

  樱井如是想到。

  将邮件推送了出去。

————TBC————

评论(6)
热度(46)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