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SA】紅葉と祭りと花咲け

本来准备参本的,那个时候看到了高尾山的红叶和缆车回家写出了这篇……

既然参本的计划成功不了了,那我就发出来吧!红叶季都过了,才发这个……

抱歉【合掌】

我随便发发,大家随便看看。

==============================

**

  活着好累。

  他时不时的会产生这样的念头。

  到底是为了什么拼命到了现在,年龄也老大不小了二十好几,快要三十了。每天每天每天,都只是工作家里两头跑。忙到永无天日,忙到…

  都没有空和自己最喜欢的人,多谈谈恋爱,讲讲小情话。

  这就是国家企业的工作人员。

  相叶雅纪把喝完了的罐装咖啡在手里提溜了一圈,向前抛去。随着一个完美的弧线,金属罐应声落进了垃圾桶里。

  唯一值得欣慰的是,他喜欢的人,同时也是他的交往对象,和他是一个公司的。虽然是不同部门,但每天在吃饭的时候都能碰到,下了班也可以一起走一段。

  这每天加起来不到两个小时的时光变成了他的珍宝。

  就像现在,还有30秒。

  电梯的门准时的打开,踏着利落的步子,那个人每天都准时的出现在这个电梯口。精确的一分一秒都不差。

  “久等了,走吧!”腋下还夹着没有完全理好的文件,男人停下脚步,把文件随手叠了一下塞进公文包里,快步来到相叶的身边“今天吃什么?出去吃?”

  “嗯!就这样决定吧。”心情不由的愉悦起来,相叶点了点头“小翔看起来很忙的样子,出去吃不要紧吗?”

  “我…没事。走吧走吧!”非常顺势的摸了摸相叶栗子一样可爱的脑袋,男人脸上的肌肉也渐渐松懈下来,不再是一张紧绷的脸。

  男人的名字叫做樱井翔。

  和相叶在一家公司上班,比相叶大一点,凭借着优秀的头脑与应对能力,早早的加入了管理层。

  坐着高等职位的代价,工资高,工作量更高。

  从他每天颜色深浅不一的黑眼圈来看,也是被这公司给好好的压榨了一番。

  看吧~

  果然,活着真是不容易。

 

**

  下周一、二可以放年假了。

  得到了这个消息的办公室仿佛被春雨浇灌过的花田一般,每个人的脸上都浮现出或是轻松,或是期待的神情。

  年假只放两天,这对于普通人来说是个坏消息。

  怎么可以只放两天!

  可这对于全年无休的相叶他们来说,这真是上帝的恩赐了。

  假期一确定下来,他就迫不及待的给樱井发去了消息。

  「来我家吗?」

  看似暧昧的邀请。

  其实这句话并没有什么深层的含义。两个累到散架的人,约在一起,最好的娱乐活动,就是一起睡觉。

  去年的年假他们就是这么度过的。

  樱井带着啤酒与零食去了相叶家,一打开电视钻进暖呼呼的被炉,意识就像不受控制一样远去。等醒来时发现天早就黑了,迷迷糊糊的就度过了这么个假期。

  什么也没干,却也意外的让人觉得非常放松。

  和樱井在一起睡个天昏地暗也未尝不是件好事。完全可以考虑今年延续一下。

  按耐不住心底小小的雀跃,相叶很快等来了回复。

  「可以是可以,不一起出去玩么?」

  出去玩吗?

  「去泡温泉吧~!」

  一听就是非常惬意的计划。

  毫无阻力的就这么决定了下来。

 

**

  地点定在了M市的A景区。

  这是相叶没有和樱井商量自己订好的。

  樱井平时很忙,没什么空研究些有的没的东西,这是一点。更多的,相叶还是想留给他一点惊喜。

  现在已经是能够观赏红叶的季节了,A景区的特色就是一座种满了枫树的山,山脚下也恰巧有一家小小的温泉旅馆。

  工作日的缘故,相叶去定的时候,丝毫不会有订不到之类的烦恼。

  一切都十分完美的被计划的顺顺当当。

  还没有去呢,眼前就已经尽是漫山遍野的红枫与蒸腾着热气的水池了。

  左思右想,最后省去了一切关于目的地的描述与提示,简单的和他说了一下集合时间和地点就没有了下文。

  这也许就是相叶雅纪式的浪漫了吧。

  毕竟那可是一年一度的,属于他们两个的‘祭り’。

 

**

  一整年的劳累和压力积蓄下来,照理说,现在应该累的不行才对。

  偏偏到了出发的前一天。他就像在国中时修学旅行的前一天一样,亢奋在脑内把第二天可能会发生的各种情景都模拟了个遍。

  等注意到不对劲时,床边的闹钟都指向了4点30。

  还有一个小时就要出门了。

  真是蠢到不行,尤其是想到樱井在看到如此让人惊喜的画面后会露出怎样的表情,光是想想就能让他傻笑一晚上。

  干脆就提早起了床,烤了两块吐司面包,最后确认完了没有漏带的东西,架起了自己的背包,相叶早早的开始了旅途。

  冬日的气息在城市里蔓延着,就连天都亮的很晚。

  这个时间点的JR站,像极了晚上加班晚点回来后的车站,黑漆漆的天空和一眼望不到人的站台。

  不同只有心境。

  只想快点解脱的沉郁和满心期待的雀跃。

  一个无尽的黑夜和一片即将亮起的天边。

  大约等了五六分钟,樱井就来了,和在邮件上指定的时间分秒不差。

  就连这种时候都是严谨到可怕的人呢。

  从这里坐JR线过去要两个多小时,车厢内开着温度适宜的暖气,加上座椅底下的电暖装置,一进入这个环境不到5分钟,相叶的眼皮就顶不住的打起了架。

  昨天一晚上没好好睡的后遗症被一下子反映了出来。

  “你该不会昨天一晚没睡吧?”樱井的声音带着笑意,脸突然凑到了他的眼前。

  “没…”脸一红,相叶僵硬的摇了摇头“就是有点困。啊,你管我!”

  要真被樱井知道了自己兴奋的一晚没睡,那他还不得笑一整天。

  笨蛋笨蛋,明明是为了他才那么兴奋的。

  “嗯?真的?”他还没罢休。

  “真的!”一激动,说话的声音就高了好几个key。

  “嘘~好啦好啦,我知道啦~”把自己的帽子盖到了相叶脸上,樱井拍拍他的背“你睡会儿吧,还有挺久的样子。”

  “我睡着了小翔不准偷袭我!”

  “不会的好吗,我看起来那么饥渴吗?”

  “嗯!”

  “……”

  实在想不出还能怎么回击,樱井弹了下他的额头,甩下一句‘睡觉!’后就不再搭理他了。没有营养的对话被正式切断了,只有两个人的车厢里开始回响起不易察觉的鼾声。

 

**

  其实在相叶给他发的消息里没有提到任何关于行程的事情时。他就已经有了察觉。

  这家伙,是不是在筹划什么。

  等到了目的地,他才发现,他真是小看了相叶的行动能力。

  两个人流着口水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被乘务员推醒,匆匆忙忙的下了车,身后的车门随着车站的广播一起关上了门。

  直到一股卷着凉意的冷风钻进他们的领口,被热空调吹的稀里糊涂的脑袋这才清醒过来。

  “好冷。”

  遵循着生理反应打了个激灵,感觉一身的鸡皮疙瘩都立了起来,赶紧从背包里拿出了准备好的围巾和手套。

  列车驶离了车站后,周围又变得安静了下来。

  “真亏你能找到这种地方啊。”

  怎么说?

  用世外桃源来形容也不为过。

  可不就是相叶式的surprise。

  “fufufu,吓到了吧!”伸了个懒腰,卸下了积压已久的疲劳,吸进肺里的空气虽然是冰冰凉的,却也异常的舒服“这是我和小翔的祭り哦~”

  看,就连神明大人也在帮忙,看在两个几乎没空约会的人可怜的份上。

  今天就连平日里时不时的会有的热爱锻炼的中老年人,亦或是从外国来观光的旅行团,都一个都没有出现。

  这么广阔的一片天空,现在全部————属于自己,和自己的恋人。

  是不是有一种夺取了天下的感觉。

  开玩笑的~

 

**

  在公司里的时候,樱井翔就是众所周知的‘超人’,说是‘铁人’也不为过。

  上到财务、总监秘书,下到前台礼仪接待。他可谓是无所不知,无所不能,并且有着非同常人的对时间的敏锐度。交代好的事情能够做到分秒不差的,这个公司上上下下几千号人,也就樱井一个人敢当此名。

  『他真的是机器人吧。』

  诸如此类的话语每天都会传到相叶的耳边。

  相叶知道这些话对樱井都没有任何贬低的意味,它可能单纯的只是一句感叹,只是一句闲聊,可是他不想听。

  不是的,樱井翔才不是那样的。

  樱井翔会喝酒喝的家也不认识,会笑的脱线以至于隔壁都听得到他的笑声,会在电车上睡觉睡得流口水……

  例子多的举不完。

  只不过如果真的和别人理论这个问题,也没有人理会就是了。

  在铁一样的外表下,藏着一个比谁都温柔的本体,这样的樱井翔,才是他喜欢的樱井翔,是他迷恋的那个人。

  “在发什么呆?”

  已经完成了旅馆的check in手续,打开房间的窗户正能看见色彩艳丽的山脚。

  比相叶更先一步,樱井换好了一身准备去登山的装备,见相叶对着窗外发呆便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

  “没事。”总不能说在想他事“话说,你怎么回事,装备换的那么快!”

  “嗯?不是要去爬山了吗?”

  “话是这么说。”一想到樱井似乎准备了多于的东西,相叶突然对他有了那么一丝丝歉意“其实我是准备一起坐缆车上去的啊~”

  啊,也难怪呢。

  毕竟相叶的邮件里只说了早上5点40在S车站集合,去M市A景区。谁都以为他会去挑战登山的。

  不如说从早上见到相叶的一瞬间起,樱井就有了微妙的违和感。

  因为相叶的包真的小的吓人,一般去登山的人会只带这点装备吗?

  原来压根就没准备去爬山啊…

  害得樱井好一通准备,也是哭笑不得。

  也是。

  他的考虑并没有错,现在拼命的登山,等回到了工作岗位上……

  那应该会累到猝死也说不定。

  像个老年人一样坐坐缆车,走马观花的看看风景也是不错的选择。

  “诶!等等…你刚说什么?”‘咕咚’得咽下了一口唾液,樱井追问了上去“要坐缆车吗?”

  “是啊,一个人才400日元是不是很便宜~”得意洋洋的从口袋里摸出了不知何时已经领好了的预约券,相叶从双肩背包里拿出了更为轻便的小挎包“出发!”

  ………………

  留下樱井一个人还怔在原地。

  没办法…毕竟预约券都买好了。嗯……

 

**

  即使是完美到被人称为机器人的樱井翔也是有弱点的。

  他在办公室从来都不坐面对着落地窗的位置,公司里有着为了增加来访者的好印象而特地建造的透明观光电梯,而樱井却总是带来宾去坐另一侧的普通电梯。

  虽然有点可疑,倒也没有别的人去过问他这一点。

  相叶和樱井是不同部门的,当然也对这些无从而知。直到今天……

  走到了山脚下的缆车站旁边,本以为应该是轻松愉悦的氛围,谁知身边的樱井却一脸紧张兮兮的神情,搞得相叶也浑身不自在了起来。

  并且这个现象在坐上了向山顶慢慢前进的缆车后,愈发的变本加厉了起来。

  这个缆车和别处的有所不同,没有全封闭式的顶棚,说的粗俗点,就是一个两人坐的长椅,吊了根钢筋挂在上面的轨道上。 

  甚至还没有保险带。

  看似是个危险指数极高的东西,实际也没有颠簸,一路运行的都稳稳当当的,坐上去以后也就没有什么好害怕的了。

  反倒是这种敞开式的小缆车更能让人观赏沿途的美妙风景呢。

  鼻尖就能嗅到山野里散发出的花香,脸上吹着点凉风,不时的还有落叶拂过脸颊。这一切都让相叶不由的沉溺其中。

  “小翔,你快看,那是松鼠吧!哇啊,跳起来了!!”兴奋的指着不远处的树叉,他摇了摇樱井的肩膀“小翔?从刚才开始就没说过话。”

  不仅没有表现出兴奋,不如说还一直低着头盯着自己的牛仔裤。

  樱井一反常态的表现终于引起了相叶注目。

  “哦…嗯……这样啊。”大概也完全没有理解相叶刚才说了什么,只是敷衍的应了一下。

  “喂喂,怎么了?”凑近了去盯着他低垂的眼帘“啊,难道是…在害怕?”

  应该是正解了。

  说到害怕的时候能更明显的感受到了樱井的身子僵了一下,就像是在用行动代替语言回答一样。

  樱井有非常严重的恐高症。

  让别人觉得赏心悦目的高处风景对他而言就像个散发着不详气息的深渊一样可怕。

  在公司的观光电梯刚造好时,他一路和别人谈着生意稀里糊涂的就坐上去过一次,坐到30楼,往下望了一眼,真是差点没要了他的半条命。

  那还是电梯,至少他能安慰自己,没事的,那块玻璃不会碎。现在完全就什么都没了,一边想着不能辜负相叶的一番苦心,不可以拒绝,一边体验走在地狱边缘的感觉。

  要死了。

  让他现在死也不足为奇。

  根本就连头都不敢抬,只有听着呼呼的风声刮过耳畔。

  好不容易才熬过了全过程,移动到了山顶。坐进了位于那里的咖啡店,这才渐渐的恢复了过来,长舒了一口气。

  “对不起,我不知道你有恐高症。”搓着手向他道歉的相叶就像耷拉着耳朵的小兔子一样可爱,论谁对着这张脸都不可能生的起气来。

  “是我自己没说过啦~”毕竟不想把弱点暴露给别人看,一不留意连相叶都没有告诉,再加上也没什么两个人一起去高处的机会,自然的一年多下来都没有被发现“不是你的错!”

  要错也是自己的错。

  “不不,待会儿还要下山呢,你不要紧吗?”支支吾吾的说出了心里的担忧,相叶默默的又叹了一口气。

  糟糕了,本想带着樱井好好的享受一番的,怎么就成了现在这种局面。好不容易才有的只属于他们两个人的时光,怎么能让樱井一直带着恐惧的心情度过。

  “唔……”舌尖舔了舔干燥的上嘴唇,樱井勾起嘴角笑了起来“会没事的吧。”

 

**

  后悔…

  无尽的后悔。

  樱井素来对自己的一切决断充满自信,生活中如此,工作中也是如此。凭借着这果断的个性,他不仅租到了最适宜的公寓,更是打拼出了一番属于他自己的天地。

  只是这个定律在这里给了他一个深深的打击。

  不断的说服自己,没关系的,反正也不会死。痛快的在山上和相叶拍了不少照片,好好的玩闹了一番。最终来到下山的站前,樱井用了无数的说辞,说动了自己,狠狠心搭上了下山的缆车。

  事实证明樱井翔,28岁,果然还是没有走过大半人生历程的人。一切都还是被他想的太过简单了。

  上山时那是面对着山顶,多少可以忽略一点身后的风景。而下山时那可不一样了,面前就是被缩小了无数倍的山脚,和深到几乎看不见底的山沟。

  这恐惧程度就和一个是游戏副本里的easy难度,一个是Hard难度一样,完全不是一个level。

  就算对不起相叶,他也要说……

  “啊,好恐怖——!”

  一紧张就不住的往肺里吸冷空气,之后再是不停的咳嗽,咳的嗓子生生的疼,最惨不过如此了吧。

  “觉得害怕的话就闭上眼睛试试?”想要尽可能的缓解樱井的这种症状,相叶没有戴手套紧紧的握住了他手“闭上眼睛的话会好很多哦。”

  “嗯。”回握住了他的手,樱井闭上了眼睛。

  视野里再也没有那恐怖的画像,确实觉得舒服了很多。只是觉得有愧于相叶,他一定是想给自己惊喜的来着。

  头顶钢筋的‘嘎叽’声不绝于耳,提示着他离终点还有很漫长的过程。

  因为闭着眼睛的话就什么也看不见,其他的感官就会相对的被调动起来,变得更加灵敏起来。所以嘴唇上忽然落下的柔软的触感,自然也被十分清晰的感知到了。

  “……?”因为一时的惊讶而睁开了眼睛,眼前不再是那恐怖的吓死人的画面,而是近到能够看见毛孔的相叶的脸。

  “不要往下看!”结束了短暂的亲吻,相叶又一下抱住了他的脖子,阻止了他不由自主的向下瞟的眼神“呐,小翔,看看四周吧~”

  不要去注意那些让你害怕的东西,多看看四周吧。

  喉结上下浮动着,他全力压抑住慌乱,寻着相叶的指示,往别处望去。

  “啊~~~”

  时间仿佛静止了。

  缆车不再下降,风也不再流动。

  染上了火焰般色彩的枫叶一片、两片的从眼前飞舞而过。

  再往更远的地方看,红色之中还间杂着金黄色的银杏叶以及还坚持着泛着绿的一些针叶,视线的最远处便是与这里相隔了几十公里的城市和小镇。

  是一直以来樱井和相叶行色匆匆奔跑着的地方。

  很不可思议呢,以这种视角看着自己生活着的地方,想象着那里繁忙的交通,耳边确是悠然的鸟鸣。

  “看到了不一样的东西了吗?”相叶从他的怀里抬起头,声音闷闷的“或者说,还是会害怕?”

  “不。”更加用力的拥住了他纤瘦又结实身子,樱井把下巴搁到了他的头顶上“那里有花在开呢。”

  “哪里哪里?”小兔子钻出来,探头探脑的四处张望。

  “大概在这里!”

  轻笑了几声,他指了指胸口,扣住相叶不安分的脑袋去啄他的嘴唇。

  多么狡诈的人~

  明知道自己可能这辈子都不可能第二次在这种地方看到这样的景色了,所以要趁着他和自己在一起的时候把这一切牢牢的刻在自己的心底嘛。

  让绚丽的画面化为永不凋零的色彩,和相叶的脸一起封存起来。

  多亏了这个,就算在这么高的地方也比以往要好很多。

  说到底还是感谢的心情要更多一点了吧~

 

**

  “小翔小翔,你觉得怎么样,今天。”把半张脸埋进热乎乎的天然温泉水里‘噗噜噗噜’的吐起泡泡,相叶提起眼皮用可爱的上目线盯着身边眯着眼睛俨然已经一副快睡着了的脸的人。

  “嗯?当然很满意,我的相叶从来都不会让我失望。”向后仰着脖子,也把整个身子泡入40多度的热水中。

  世上再也没有比冬天泡个温泉放松身心更舒服的事了,而且还是和相叶,再挑毛病只能是鸡蛋里挑骨头。

  “但是明天下午就要回去了,又有一年多不能出去了吧~~”

  明知是无法改变的事实,还是不由得会觉得惋惜。

  和樱井在一起的日子每一天都过不够,怎样都觉得不够不够不够,还想一直一直继续下去。

  “那,明天也留在这里不就行了。”从浴池边拿过倒好的甜酒抿了一小口。

  听说在泡澡的时候喝酒容易饮醉,或许这是真的吧。

  也许明天开始樱井就又会后悔他现在的言辞了,但是那又怎样呢?反正二十几岁也不算老,未来还很漫长呢~

  一时冲动也不犯法。

  况且他还有想要和相叶继续做下去的事情。

  “也就是说…”也许是听出了樱井的言下之意,相叶略显不安的看向了他“诶?那么做不要紧吗!”

  “对了,你把公寓也退了换到我这里吧,反正地方也够大。”手抚到相叶漂亮的背脊,他悠悠的计划道。

  不好不好,越发的无比期待起了以后的生活。

  如果造成了什么不可收拾的后果的话,那可都是你的错。

  我的雅纪。

——————FIN——————


评论(4)
热度(103)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