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SAS】時計<2>

前章→ <1>

分段不定,想发就发……

攻受,我也真的不知道应该怎么分配啊(略略略)看起来像什么?

==================================

05

  一个人一旦被告知了做某件事是没有用的时候,还会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吗?

  比方说……

  被告知没有任何希望考进某一所大学的时候。

  ——「那就再努力一年,明年再努力一下。」

  好吧,就当这个例子举得不好,因为那是拼命努力就能做到的事情。

  比方说……

  一不小心打碎了珍藏了很久的杯子。不是碎成一片两片的那种,而是完全被摔的粉碎,没有可能拼起来。

  所以呢?

  还有努力的空间吗?

  ——「有!

                                                                 3月11日」

  “下面播报今天的新闻…”

  “呐——小翔,你的衣服有点松啊,我穿不了的样子!”

  打断新闻的是来自卧室里的一阵懒散的嗓音,比以往听起来更拖沓,明显是还没睡醒的模样。

  “昨天21点10分左右,JR线…”

  “你是想说我胖吗!!住在别人家还那么多要求!”放下了手里的咖啡,直接打开了卧室的房门,樱井总算是见到了这个睡得头发乱翘还把衣服套反了的人“笨啊你,衣服都穿反了,你还是穿自己昨天的那套吧!”

  “好…好吧。”被劈头盖脸的骂了一顿,总算也是没再折腾。

  相叶老老实实的把衣服套好,坐回到了床边。

  房间里到处都是樱井生活的气息,衣柜里整整齐齐的挂着几套熨过的西装,床头柜则又乱七八糟的丢着没怎么叠过的居家服。

  很有樱井风格的卧室。

  没有闹钟,起床都靠手机闹铃。

  果然樱井翔还是樱井翔呢……

  “喂,你再不出来吃早饭,我就要去上班了啊,自己去吃便利店吧!”

  “是是是!我马上就来!!”

  早就觉得樱井是那种看重计划和时间的人物,没想到工作了以后变得更严重了啊。那样的急性子会被女孩子讨厌的吧…

  花店的营业时间相对于樱井的单位来说要自由一点,不用掐着点去打卡报道。不过为了配合樱井的时间安排,相叶也不得不提早了开店时间。

  正可谓是迎着朝阳,手捧花束。

  今天也是晴天,天空展现着惊人的通透性,就连风的流动都是温和的滑过皮肤。鼻尖不断能够嗅到若有若无的花香。

  “和平啊…”花了几秒低头沉思,相叶决定把雏菊放到店门口的推荐区“嗯!和平最高!”

  如果能够一直那么和平的话,那该有多好……

  至少让那个人的世界。

 

06

  稍微有点热了啊。

  三月中旬这种微妙的时间段,穿的少一点还是容易着凉。维持冬天的装备的话,到了现在就会觉得非常的热。

  拿出手帕擦掉了额角的汗珠。

  其实早就不知是额头上,身上背上早就出了一层薄薄的汗。偏偏电车和商场里还开着吓人的暖气。

  好不容易到达了目的地,一推开门还是扑面而来的热气。

  春天的这一点实在是太折磨人了。

  去坐一下慢慢等汗收回去就好了。

  在银行门口领好了号码券,樱井就赶紧挑了一个吹不到中央空调的角落坐了下来。

  因为上司的失误,所以被叫来跑腿什么的,工薪阶层还真是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了啊,本来应该是个能在办公室的电脑前安心工作消磨时间的一天,准时下班的话还能去找相叶喝一杯。

  现在多出了个跑腿环节,只怕今天加班也在所难免了。

  最糟不过如此了。

  相叶雅纪他……

  他也是个奇怪的人了啊。

  回想起昨天一整天,相叶那一惊一乍的态度。

  到底发生了什么啊?

  而且,他就连睡觉都不怎么安稳的样子。

  只有真的睡到了他的旁边才能察觉出他的异样,相叶一直对着他嬉皮笑脸,好像什么事都没有的样子。

  等到樱井洗完澡回到卧室时,他也丝毫不像是在别人家一样,手里抱着本应该属于樱井的枕头就睡得昏天黑地。

  和中学时期一样的不拘小节…

  本想这么说。

  实际当他想不动声色的把自己的枕头抢回来时,贴近了相叶的脸才在昏暗的灯光下看到了他痛苦的皱着眉头的表情。

  那到底是做了个怎样的噩梦才会有的表情?

  一切全都不得而知。

  枕头是很轻易的拿回来了,他抱得也不紧。

  拿到了枕头后,他却意外的清醒。注意力不受控制的往相叶脸上瞄去。最后直到他撑不住眼皮,睡着以后,都没能看到相叶的表情平复的那一刻。

  相叶总是时不时的露出非常寂寞的表情。

  不过在有人来时,就会马上恢复笑脸,所以大多数时候即使有人看到了,也会觉得那只是错觉而已。

  活力满满的相叶哦,怎么可能会忧郁~

  最初樱井自身也会用这个来当借口,躲开相叶的另一面。

  怎么了吗?

  随着年龄长上去了,有些东西就再也躲不掉了吗?

  相叶雅纪一直在倾听着自己的烦恼,一些琐碎小事,今天碰到什么气人的事,今天吃什么,今天…今天……

  从来没听相叶说自己的事情呢。

  相叶也从来不会发火的样子。

  相叶没有感情吗?

  相叶难道是神吗?

  怎么可能………………

  樱井一直都和相叶是朋友,上课在一起,吃午饭在一起,放学了也一起走。可能除了相叶的家人以外,就只有樱井是最了解他的人了。

  朋友吗?

  明明连他在想什么都不知道!!

  “请编号305号的相叶先生,到6号柜台来。”

  是银行内广播的声音。

  顺着望向6号柜台,那里站着一个完全没有见过的女性。

  什么,只是同姓而已啊,吓了一跳。

  樱井低头看了一眼自己350号的号码券。

  还有好久。

  一不小心发呆的时候脑袋里就全都是相叶的事了。

  「没事吗?最近是有什么烦恼吗?」

  与其干等着,不如还是给相叶发发消息。如果能顺便解决一下自己一直以来的疑问,那就更好了。

  「烦恼?比如,小翔又胖了(;°○° )」

  还加了看起来非常恶意的颜文字。

  才不是那个啊,白痴!!!

  回信息的速度倒是很快,可见对面现在一定闲得很。

  问他能够问出来,那事情也就没那么复杂了啊。

  尽做无用功…

  可恶,又困又热,今天还要加班,多希望自己能够来个时间跳跃,回到部门经理出差错前阻止他。

  这也是空想。

  要真的有时间跳跃,人活的哪有那么辛苦。

  「小翔,你现在在哪里?」

  手机嗡嗡的震动,屏幕上跳出来的,是相叶紧追而上的第二条消息。

  「在银…」

  打字的手停了下来。

  樱井慢慢的举起双手,做投降的姿态。

  看吧,就说今天一定非常不顺。不顺到让人想出去买个彩票。

  人的一辈子到底能有多少次,被手枪抵着后脑勺的时刻呢?

  呵,当一次人质,算不算丰富了人生阅历。

  啊~早知道,哪怕没有编辑完,都要把刚才信息发出去的啊。像现在这样报不了警,也没法与外界联系。

  昨天才感叹过活着真好。

  又把生命交到别人手上了啊…

  笨蛋……

————TBC—————

评论(10)
热度(15)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