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SAS】時計<3>

既然有人喜欢。

那我就把存货发一点…

这个题材难道不受欢迎嘛【躺倒】

这是篇适合连起来看的文

前文→<1>

          <2>

==================================

07

——银行抢劫?

——啊,好可怕……

——你没事吗?

——没事没事,就是在对面的麦当劳看到了,所以赶紧逃跑了。

——太好了。

  太好了?

  太好了吗?

  哪里太好了?

  别人代替了自己的牺牲所以太好了吗?

  又来了,太阳穴突突的跳着,头疼到想去医院打两针止痛剂。

  现在没有去医院的闲工夫了…吗……

  “抱歉,那个,你们选好了吗?选好了的话就麻烦结下账吧,我一会儿有点事要出去下。”站在收银柜台前,相叶向在店内兜兜转转的两位女士招了招手,脸上还是挂上了和窗外的阳光一样温暖的眯起眼睛的笑容。

  “啊,不好意思,那就买这些吧!”

  “谢谢惠顾!”

  向离开店的人深深的鞠了一躬,抬起头来,他用最快的速度脱掉了围裙,在店门口摆出了‘休息中’的牌子。

  马路上车来车往,不时的还有警车聚集起来,往同一个方向驶去。

  他拦下了一辆出租车,也跟随着前方排成列的警车,躲进了车流。

  ……

  怎么办?

  几个短短的读音组成起来的句子,在这约摸十几分钟的时间里,他已经对自己问了几十遍。

  怎么办?

  和一群躲在一起瑟瑟发抖的银行职员挤在一起,耳边嗡嗡的全是声音。

  人们的悲鸣声,杂乱的脚步声,粗鲁的威胁声,和枪械无机质的金属碰撞声。

  手无寸铁的一般民众哪怕有一颗想要反抗的心,应该也没有反抗的能力。难道要人们拿着自己塞满了文件看起来很有质感的公文包当盾牌冲上去和歹徒搏斗么,这可不是少年漫画的世界。

  那么怎么办?

  手机掉在了刚才坐的座位旁边,事到如今也不能再去捡了。

  樱井翔深吸了一口气,试图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冷静下来。

  现在,银行的大门已经降下了卷帘门,被完全封死了,后门在哪里还不得而知,背后有人端着枪在巡逻,找不到机会和一边的银行工作人员交流。

  外面的人应该已经报警了,警察马上就能到。

  问题是在那之后啊。

  既然都拿着枪来了,显然也不会乖乖听警察的话的样子。

  万一起了冲突,第一个被拎出去当挡箭牌的就是现在被他们当作人质的这些人。

  谁的枪一个没拿稳,自己今天就要死在这里。

  连遗书都没法留一个了。

  ‘咔’

  金属的声音。

  还有‘呜呜’的警笛的响声。

  闭合了有一阵子卷帘门又开始慢慢升起,阳光透过玻璃照射进来。

  “我们是东京警视厅,银行的系统已经被我们控制了,请放下枪支,束手就擒,不然我们将采用武力突破,重复一遍……”

  就和他预料的一样,端着枪来的人,怎么可能因为警察在门外喊几嗓子就听话。

  不如说,他们在警察来的一瞬间就完全进入了应战状态,把枪举了起来,对准了玻璃幕墙的外面。

  四周能不能有什么可以做掩体的地方,万一有枪战还能躲一躲。

  视线像扫描仪一般,把能够看到的地方角角落落都扫了个遍,樱井承认,除了考大学的时候,他的大脑还真的没有再这么高速的运转过了。

  没有什么需要担心的事情,先保住自己的命…

  街道上的市民也全被疏散走了,没问题的,绝对能够活下去。

  “诶……?”

  明明是不可以发声音的场合,他还是发出了惊呼声。

  因为这个的缘故,站在他后面的劫匪顺势就踢了他一脚,让他保持安静。

  对方用了很大的力,樱井都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被他踢成了骨裂,但眼下有比疼痛更能转移他注意力的东西。

  在浩浩荡荡的警车队列之中,混进了一辆像是快速路过的出租车。

  在这个一看就很危险的街道口,出租车还停靠了一下。

  什么?什么什么?

  这除非是来了个什么厉害人物,什么警察局局长之类的,不然谁会大摇大摆的在这种地方下客?

  但是… 

  从那里下来的确实自己再熟悉不过的人。

  站在一群身穿防弹衣,手里拿着长枪短炮的特警之中,显得特别单薄的身影。

  相叶?

  怀疑自己是不是出现了幻觉,他闭上眼睛再睁开,仔仔细细的看了眼玻璃的对侧。

  是相叶雅纪没错……

  他在向这里跑来,然后被警察拦在了一边,两个人正在争论什么。

  为什么偏偏在这种时候。

  回想了一下他和相叶的聊天记录,哪里都没有提到自己在银行,他究竟是怎么发现的?

  而且,室内的人似乎全然是一副要开战了的样子,他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多危险的一个场合吗,还有空和警察斗嘴。

  “那个白痴…”

  “就现在,开枪!”

  与樱井站起来的时机几乎同步,又劫匪的一方率先扣下了扳机。

  子弹以看不见的速度向着玻璃的那一边飞去。

  “相叶雅纪————!”

  这是怎么了嘛……

  所以说,本能的反应是不需要通过大脑传递信号的是吧。

  记忆也不会留存下来。

  说到底樱井翔就连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不行,不可以…

  相叶雅纪不可以!

  两人之间的直线缩短了几米。

  就永远的停在了相隔一条马路的距离。

  “啊————!”

  来自银行职员的尖叫声,最终为这起事件画上了句号。

 

08

  一个人的力量究竟能够做些什么?

  以一个人的力量究竟能为另一个人做到什么程度。

  你到底明不明白自己在做什么?

  「我当然明白,而且还比你们要明白的多!

                                           ——3月13日」

  ‘滴答滴答’

  已经受够了!

  ‘滴答滴答’

  闭上眼睛,耳边全都是钟表的指针在转轴上转动的声音。在什么都没有的深夜里显得格外的清晰。

  从银行回来已经过去了8个小时。

  8个小时里他什么都没有做。

  在8个小时前,他用自己的眼睛,亲眼见证了樱井是怎么在十几米之外向他跑来,是怎么在几米之外被子弹击中倒在了自己面前。

  直到这个时候他才发现自己做了多么不明智的决定。

  樱井翔已经死了,已经回答不了任何问题了。

  所以真正的答案当然也不得而知。

  为什么在那个时候急急忙忙的向这边跑过来,樱井是个聪明人,绝不会不知道在这种时候横冲直撞会有什么后果的。

  究竟是出于怎样的心理。

  如果只是以‘因为他的气数已尽,在那个时间怎么样都会死’来解释,也不是不行,只是难以接受。

  在之前的几次跳跃中,樱井的时间线在不断的产生微小的调整。

  最初是3月3日,在报纸上刊登了东京都居酒屋的火灾事故,牺牲者名单里赫然的写着他再熟悉不过的名字。

  相叶自己也不知道是什么驱使着自己从老家的沙发上‘噌’的站起来。心脏就像被挖掉了一块一般。

  他记得樱井翔这个人。

  对谁的记忆都有些模糊,唯独樱井翔,一直被相叶雅纪放在心底。

  7年前高中毕业后去了东京读大学后,就很少有联系。但是只有樱井翔的脸一直在他的脑海里挥之不去。

  现在突然就告诉他樱井翔已经死了。

  已经再也说不了话,见不了面了。

  说起来,空洞就是从这个时候开始的吧。

  相叶雅纪有一个谁都不知道的秘密,听起来非常难以置信,可那确实是真真切切的事实。

  他在一定程度上可以进行时间跳跃,就连操作方法都很简单。

  小时候在玩耍的时候无意间发现的。

  家里客厅里的那个古董时钟,像是永远不会断电般的孜孜不倦的运作着,实际上只要把指针逆向拨动的话,就可以回到过去的某个时间点。

  所以在学校的那段日子,相叶也没少拿这个特异能力耍小聪明。只要不踩道德底线的话怎么跳跃都没有问题。

  仿佛还带着玩乐的心态,相叶回到了3月2日,坐上了去往东京的JR线。

  好久没有见到樱井了,不知道突然出现他会不会吓到。

  一见面就说今天晚上不要去居酒屋吃饭会不会很奇怪。

  小翔的话一定能够理解的吧~

  一想到自己马上就能够扭转一个人的命运,他不禁感到还有那么点小小的激动,好像在别人不知道的情况下做了什么伟大的事情,这样的人不都会被叫做无名英雄嘛。

  现在他马上是樱井翔的英雄了。

  “以后可要请我喝酒哦,小翔!”

  大概就是这样的心情,他一路找到了报纸上刊登的那家居酒屋,果不其然在晚上六点多的时候见到了手中提着公文包的樱井。

  之后就和他脑内模拟的一样,樱井见到了七年不见的朋友,当然是惊讶不已,立马改变了行程,决定和相叶去别的店家吃点别的。

  从这里看来,相叶的计划可以说是大成功。

  然而,一帆风顺的也只有刚开始的时候。

  相叶一直以来都使用时间跳跃的能力改变生活里细微的事情,比如吃到了不好吃的午餐,就跳回去,重新点别的套餐,比如说听不懂的课就跳回去再听几遍,比如说和同学打卡牌游戏的时候,看完别人的牌然后跳回去再打,当时有很长一段时间学校里都流传着相叶的不败传说。

  他一直觉得做这些也不会有什么影响,这是上天给予他的恩惠,他就可以好好的利用起来。

  3月2日。

  东京发生了3级左右的地震。

  对于日本来说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地震。

  在地震发生的当时,樱井去了便利店,在从便利店回来的那一小段距离,被从空中掉落的花盆砸中。

  那是相叶第一次亲身见证了死亡来临的瞬间。

  相叶的出现把他带离了会发生火灾的居酒屋,却把他带向了别的终末。比原定的死亡时间还提早了两个小时。

  不是的。

  不对不对,不应该是这样的。

  逃跑似的从他的身边逃开,回到了家里,把指针往前拨动,回到了3月2日上午。

  再次重复了之前做过的事情。

  结局还是没有改变。

  他怀疑樱井被死神盯上了。

  无论他怎么重来,能够改变的也只有死亡时间而已,前前后后的误差不超过3小时,樱井翔一定会在3月2日的晚上因为什么而死。

  相叶雅纪第一次在时间跳跃的情况下经历了失败。

  单单只是把他从原定的死亡地点引开似乎并不能够改变结局。

  那么,不如就再提早一点开始准备,用别的路径来干涉他会怎么样。

  只是一个人而已,救不救怎样都行,反正7年来也没怎么和他说过话,继续当他不存在多好。

  人真是很奇妙的生物。

  一直不去和一个人联系,但只要知道他还在世界的某处活着,还有机会见面就能够继续悠闲的不去和他联系。

  可一旦知道了那个人永远的不存在了。

  就是会悲伤。

  身体里由内而外的溢出悲伤的讯号。

  明明自己的生活什么都没有改变……

  回到了老家的屋子,甚至还没有拟定完下一步的计划。

  相叶就理好了行李。

  带着那个有着奇迹色彩的时钟一起,回到了2月10日。

  既然存在这样的力量,就一定存在救回樱井翔的希望,因为奇迹和魔法都是存在的。

  ……

  然后这就是这一个多月以来的成果了吗?

  “啊啊,小翔一点也不了解我。”从床上爬起来,忍着强烈的脱力感,相叶坐到了客厅里的时钟边“时钟什么的啊,我最讨厌了啊!”

  那又怎么样了呢。

  ——————TBC——————

评论(7)
热度(17)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