騎士団長竹神酱

『行かないで、消えないで!』
相方→ 美食家
灵能小号→@零能力者竹神酱✨
子博密码:lo主A团最最最爱的一组CP两人的生日,四码和四码顺位排序下来,共八码(注意左右)

【AS】贵族的夜宵

心态崩了。

看来这篇文还可以续一秒,

只是我想不出接下来标题要叫什么了orz

上篇→ 早茶篇

          下午茶篇

          晚餐篇

==================================

**

  画面依稀有些模糊,分辨不清具体的地点,只感觉到光线透过瞳孔照射进来,是非常让人感到惬意的日光。

  ……

  被呼叫铃叫起来的时间是深夜两点,他用了不到5分钟穿戴整齐。意识还留了一点在刚才的梦境里,身体却像上好了发条一样,提着手电筒,一路向宅邸的大门口走去。

  今天一大早,宅邸的主人就出去参加什么社交聚会了。

  在影山看来,应该就是去物色在聚会上有没有适合的女性,一起共度良宵。

  所以在打理好内务后,到了时间差不多,他就早早的休息了。

  如果他的推测没有错,那位任性的贵族大人,今天晚上是不回来的。

  没想到竟然是推算失误,在这个时间点,被按响了呼叫铃,从卧室里叫出来,在亮起了大灯的前厅里,果然见到了和司机佐藤一起站在那里的主人。

  “怎么了,影山,今天怎么那么慢才出来迎接?”双手抱胸,浅浅的笑着,男人摘下了帽子递到了佐藤手上,语气里比起不满,更多的还是调侃,看得出心情相当的不错。

  “失礼了,在下以为少爷今天不会回来,所以没有做准备。”从佐藤手里接过了帽子,影山向室内做了个请的手势“少爷,请问接下来有什么安排,没有的话,在下就去给您安排洗澡水了。”

  “佐藤,这么晚让你把我送回来辛苦了,你先去休息吧!”挥了挥手让司机先退下,贵族这才把视线转向了影山“嗯……我想吃宵夜了,麻烦你准备一下。”

  “了解了!”

  确实不是常见的指令,夜宵在这个家里不算常见,不过少见不代表影山不具备相关的能力,在不打扰其他家丁休息的状态下,一个人进厨房,准备好食材,用最快速度装盘,夜宵不宜吃油腻的东西,所以准备的料理也意外的很简单。

  烤三文鱼蔬菜沙拉,加上一份奶油浓汤。

  放在托盘上单手端着径直来到餐厅,在一直常坐的位置上,那个人也做好了用餐的准备,望着他送餐过来的方向。

  “烤三文鱼蔬菜沙拉,和奶油浓汤。”把料理端上了桌,简单的行了个礼后,站到了一边。

  女性的香水味…

  对于影山来说也不是陌生的味道了。

  在他的身上时不时的就会沾上各种不同后调的女士香水味,无言的向自己汇报了主人方才的行程。

  “影山!”

  “是。”

  简直让人怀疑是不是有读心能力,在他的思维展开之前,贵族适时的点了他的名字。

  “你也去给自己准备点吃的,坐下一起吃吧。”脸上的表情没有什么变化,他丝毫没有注意到自己说了多么不得了的一句话“不要傻站着,快去。”

  读不出究竟有什么意味,这句话介于邀请和命令之间。

  有再多的疑问,也只能暂时忍着,等到有机会再问。作为执事被邀请共同用餐,这还真是说不出的感觉。

  虽然做过比一起用餐更逾距的事情…

  意味不一样吧。

**

  「执事和主人一起用餐的时候应该给自己准备什么?」

  就连考试中都没有出到过的题目,被摆到了面前。

  从情理上来说应该是比主人再稍低等一点,但又摆的上台面的小料理。范围被缩小到了蛋糕一类的甜点。

  介于是深夜时段,吃甜点也并不适合。

  三番五次选不出合适的,最后只能提着两个擦得噌亮的酒杯,和一瓶放在酒柜最外侧的酒杯,回到了餐厅。

  理所当然的受到了餐桌那段好笑的表情。

  “和我在一起就那么让你觉得难堪吗?”拿过红酒抿了一口,贵族撑着头,目线紧紧的锁在了一侧还笔直的站在那里的人“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反正这里也只有我们两个。”

  红酒虽然美味,但捉弄影山似乎要更有趣一点。

  说到底,他确实对男人没什么兴趣,就连从男人那里收到礼物都觉得多余。

  唯独影山的一言一行,在他的心里留下了磨灭不去的印记。

  看起来是个刻板的执事,时不时的又口出狂言,吓人一跳,几次想过,要不就开除他吧,但看在他出色的能力上又没有下手。

  就这样把他留在了身边。

  渐渐形成了离不开影山的坏习惯。

  ……

  如果只是这样事情还没有那么复杂。

  在情感方面的敏锐度让他察觉到了长年追随在他身边的执事的其他心思,没有认真的考据过,只是凭着推测。

  这种感觉实在太过熟悉,即使影山刻意的隐藏了那些。

  在他的世界里永远少不了仰慕他的青睐者,那些明知自己是怎样的人,还要飞蛾扑火一样飞扑上来的女性。

  每个人都抱着不单纯的目的来到他的身边。

  让人不禁感叹,财富真是万物之本,没有了这些钱财,自己的今天又会是怎么样的。

  会不会穿着土气的西装和那些公务员一样挤在上下班高峰的电车上。

  “在下觉得纯真的感情的话,这个世界上一定是存在的。”面对着坐在书斋前紧锁眉头的自己,那个执事这么说道“所以少爷大可不必为这种事每天闷闷不乐。笑起来的您才更好看。”

  是吗?

  现在的自己一定一脸忧郁,丑极了吧。

  区区一个执事,竟然敢对主人的私事指点江山。

  不过,今天就放过他了。

  因为他的话,心情也好了不少,好到现在就想出去随便干点什么。

  只不过,那家伙自己都没有意识到的样子,毕竟对自己的主人抱有多余的幻想,这可是重罪。

  就让事情变得更有趣一点也无妨。

  细水长流慢慢得来的东西才更美味。

  “怎么了,影山,有什么不敢说的?”把淋上了酱汁的三文鱼片放入嘴里,烟熏味和酸甜的口感融合在了一起,滑进了食道,他又一次开口指向了看起来像在犹豫什么的执事。

  “那…我就直说了。”似乎想好了措辞,影山起身向他行了礼,声音比之前大了几分。

  “嗯。”

  “失礼了,请恕我直言,少爷你的脑袋里装的该不会是香水吧。”

  “香水?”

  已经经受过好几次这样的直球攻击,对于自己被骂了这件事,他反而在意起了影山的那些奇奇怪怪的比喻。

  “是!劣质而不堪入目,完全没有任何的价值可言。”

  没错。

  他身上沾染的女士香水味,处处透露着一股廉价感,搞不好还是什么杂牌的仿冒品,可见今天晚上与之幽会到这么晚的是个怎样的人。

  “哦哦哦,生气了,什么嘛,这就对了,你还是会生气的嘛~”捂着嘴明显是在偷笑“嘛,冷静一点,影山!”

  “在下没有生气,只是…”

  “只是?”

  “……”

  只是不想看到这样的你而已。

  开什么玩笑这种肉麻的话,给他一箱金币他都说不出口,再追究下去,他只是一介执事,哪来的资格对主人的做法说三道四。

  “影山,你不说我也是知道的。”放下刀叉,他吃完了最后一口的料理。

  没有了料理的陪衬,比起夜宵,两人之间的氛围反而是更像面对面的座谈。

  不,比起对谈……

  “怎么样?答不上来了?”

  “……”

  已经不可能保持沉默全身而退了。

  也差不多可以注意到了吧,影山…

  不是作为执事身份的自己,而是作为人的自己。

**

  如所有人所见。

  贵族出门的时候没有特殊情况,一般都只带司机,也就是佐藤一人,负责接送他,其他的家丁还是会在府邸里做好准备等他回来。

  影山也是一样。

  正当他在花园里蹲下身子细心的修剪后院的花圃时,那个人的身影就又一次来到了他的身边。

  “影山,备车,10分钟后过来和我去出席酒会。”

  毫无章法的命令,直接把影山从本来的工作岗位调了出去。

  当他问起为什么今天不叫佐藤而让自己来备车的时候,男人若无其事的揉了揉太阳穴,说——

  “这是只有你才能做的工作。”

  在当时的环境里非常突兀的一句话,没有多余的时间去理解其深层的含义,万事还得以工作优先,影山放下了手里的修剪工具,将它交到了另一位执事山本手上。换了衣服就去车库开出了主人日常出门所坐的车。

  那是一场社会各界的名流人士都有出席的宴会。

  面前是金碧辉煌觥筹交错的画面,站在角落里的男人却不怎么有兴致的样子,在没有人与之搭话的时候一直沉默着。

  中间也不乏和几位漂亮的女士一起干杯,去露台聊天一类的,对他来说司空见惯的场面。但最终都没有什么发展,到了时间差不多的时候,他就提早回去了。

  坐在车的后座上,仿佛很累了一样,闭上眼睛。

  “影山!”

  “在。”因为已经系上了安全带,回头变得有些艰难。

  “先不要回去,随便开到哪里去开一会儿吧。”

  那天他们比预定计划晚了一个半小时回到府邸。

  从头到底,影山除了驾车,和站在他身后以外,就没有干过什么特别的事情。

  “大人的心思总是很难懂的,家丁的我们还是不要多去解读才是。”

  和女仆的田中聊到了这件事,她是这么回答的。

  非常优秀的回答。

  影山却怎么都无法认同。

  他究竟在自己身上寄托了什么?

**

  虽然很难说出口。

  却不是什么答不上来的答案。

  “既然少爷全都察觉到了,在下也做好觉悟了。”

  看了一眼怀表,时间也过去了不少,作为一顿夜宵而言实在是进行的太长了一点。

  “嗯。”对方点了点头,乌黑的眼眸向他投来极具穿透力的视线。

  “在下身为少爷的执事,对少爷动了不该动的感情…”停顿了一下,他决定继续说下去“在下已经做好了觉悟,从明天开始就离开这里…”  

  反正是不被允许的事情,就让它在之后的日子里随着时间慢慢化解。

  听起来最后是走到了被动的BAD END。实际上,这也并不是那么难的一件事,至少就现在的影山,他有80%以上的把握自己能够做好这一点。

  “原来如此。”还是不温不火的点点头,男人一副完全没有在听的样子,视线望向了别处。

  不会有回应啊…

  这样也没有什么不对。

  将军了……

  “那么,失礼了,少爷先去休息吧,这里让在下来收拾。”摘掉了眼镜,他不想再去看那个人的表情。

  再怎么是工具,工具也有工具的底线。

  可以的话,真的不想看到他不屑,或是嘲笑的表情。

  让他停留在上一次,一起发生关系的那一段就好,只有身体的渴求不会骗人。想必那一刻这个高傲任性的男人,是真真切切的需要着自己。

  那样就最好啦。

  “影山,你被解雇了。”平静到可怕的声音。

  “是…”

  “你以为我会这么说的话可就大错特错了!”动了动椅子,他没有起身,而只是换了一个坐姿“恕我直言,影山,你的恋爱智商也就和初中生一个水平而已嘛~”

  ………………

  比以往更加可怕的沉默。

  在日本,上级讽刺下级也不是罕见的现象了。

  而对于影山和他这种上下级关系如此明确的人之间,这就更理所当然了。

  “少爷,开玩笑就到此为止了哦。”

  只不过在影山身上,这种情况显然不应该发生,不可能发生。

  都到了本该煽情的离别剧情了,结果却突然告知所有人,从头到底这都是导演的骗局,不存在什么苦情离别,以上都是假的。

  作为观众也不会接受。

  “没有开玩笑啊,为什么你不可以对我抱有爱慕之心?”站起来和他的视线到了同一水平线“我不会解雇你的,你也不用脑子想一下,你自己是个多么无法替代的人。”

  “但是…”

  话还没能继续说下去,整个人就被拉进了对面的怀抱里。

  “让别人在感情上为自己那么苦恼,这可不是绅士应有的行为。”拍了拍对方的背,男人松开了手“我,是这么想的。”

  近到可以感觉到呼吸的距离。

  他似乎刻意的为影山留了这样的一个距离。

  稍稍偏转头的角度,如愿换来了蜻蜓点水般的嘴唇接触。

  “抱歉,失礼了。”不由自主的就向前凑了上去,但很快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影山主动后退了几部,慌张的拿出眼睛戴上,勉勉强强恢复了镇定“可以的话,请少爷忘记今天的事情。”

  “我不会忘的。”抖了抖自己的衣襟,贵族恶意的笑了笑“影山,收完了这里就去早点休息,明天早晨9点左右来叫我。”

  “是!”

  短短的几分钟,就从非日常回到了日常。

  像幻影一样的转瞬即逝,从今以后他还是会作为执事在这里生存下去,而那个人也依旧会以贵族侦探自居,出席各种社交场合,参与各种案件的侦查。

  或许真的是什么都没有改变,亦或是……

  “啊,对了,记得洗好澡过来。”

  “嗯,了解了。”

  哪里发生了改变呢?

  错觉?

  恐怕不是……

  关掉了餐厅的照明,执事的脚步声消失在了走廊的尽头。

————FIN(伪)——————

评论(16)
热度(98)

© 騎士団長竹神酱 | Powered by LOFTER